返回列表 发帖
国企任性起来更无底线,因为钱不是自己的,挥霍金钱不会有许生的肉痛感。
受到惩罚的可能也小,只要不进自己的钱袋子,顶多算“决策失误”,但一旦得利,荣誉是自己的。
这也是企业领导人敢于决策乐于决策的原因。

上港们的引援引发了足协的“限援令”,许生作为大手笔引援的始作俑者之所以没有跟风,一方面是去年的JM还消化不了,另一方面也是政治敏感性的体现,私企对政策面更关注。
这反而给了许生一个新的话题,“全华班”。
全华班真是个反潮流的命题,有似当年的“超英赶美”,虽然后来许生对概念进行了修正,但不良影响早就留下了。

我非常佩服徐根宝。如果说许生的大手笔投入让中国足球得到救赎的机会,徐根宝的崇明岛续了中国足球至少十年的元气。
然而我对崇明学校并不太乐观——假如只是去年,我是很乐观的,因为球市起来了,众土豪投资了,但今年足协一出手,我已顿感寒意。
足协是个奇怪的组织,数十年来似乎总是一个负能量的输出端口,我一直怀疑它是故意这么弄的,不惜自我牺牲,做我国人民负面情绪的发泄点。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