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本帖最后由 乌鸡白凤丸 于 2016-12-30 00:15 编辑
今天去喝喜酒,在等酒婆梳妆打扮的十分钟里,我迅速地写了一张纸,墨稍涩,笔稍稳,似乎是这两天最好的,请 ...
无酒 发表于 2016-12-29 23:25


这张最好!

无酒兄的进步喜人。有时时间短点,也许落笔更果断些。写楷书也是容易长考出臭棋。

如果说提点意见的话,感觉撇捺比竖横好。

然后谈竖横。依自己儿时的经验,是感觉竖比横难,与用腕使力的原理也有一定关系吧。但无酒兄的竖一点也不亚于横啊。

横这一关一定要过。

TOP

年前瞎忙,但凌晨入睡前总要翻两页旧书培养睡意。这两天在翻这本:
1.jpg
2016-12-30 00:28

TOP

觉得石鲁这段话还是蛮有道理的。
2.jpg
2016-12-30 00:31
1

评分人数

TOP

谢花匠兄点评!

石鲁这段我亦思考过,有道理,但不全面。他是画家,对笔墨的运用应该是非常娴熟的,而我这种平时只用电脑的人,如何不将毛笔拿成筷子,其实还是很有问题的,因此,先临10通,再来汇报!

TOP

估计乌鸡作字没有作画好。
乌鸡作画我们看到过了。作字还没看到呢。
齐白石还是谁说他的画价值根本不及鲁迅的短文。书法毕竟是文事。画家的字有可欣赏处,但画字毕竟不是书法正途。带画意而不失正途的应推宋徽宗和苏东坡吧。

TOP

赵佶知道,但苏东坡也是?石压蛤蟆?

画家上,窃以为黄永玉是画字的。

TOP

甭说,这字儿还真有点秃笔翁的感觉又,书收到了,谢谢!
  双方一旦划下道儿了,那就得按规矩来。就算后来看出划歪了,也得斜杠斜来。当然,规矩订的得合常识,但凡让多数人看不明白的,那里面一定有猫腻儿。
  

TOP

本帖最后由 乌鸡白凤丸 于 2016-12-30 13:56 编辑

上班前,与无酒兄交流一下写竖横的经验。

无论竖横,落笔总是要使力,然后看提笔。

竖提笔不宜早,否则容易鼠尾,上重下轻;横基本要提笔,提笔时机、早晚要看横之长短,在字中的结构关系,但最后收笔都重要。

TOP

本帖最后由 乌鸡白凤丸 于 2016-12-30 14:20 编辑
赵佶知道,但苏东坡也是?石压蛤蟆?

画家上,窃以为黄永玉是画字的。
无酒 发表于 2016-12-30 13:22


徽宗的字画皆好,但字是纯粹的写出来的,非画出来的。东坡的字当然是纯写出来的。世传东坡画梅碑刻我没觉得一幅是真的。

画字者,永玉先生当然算一个,范曾先生也该算一个。

石鲁先生更应该算。他还喜欢画印呢。对,用笔蘸印泥画印。
石鲁先生“画书”图:

3.jpg
2016-12-30 14:20

TOP

本帖最后由 jpwq3613 于 2016-12-30 19:13 编辑

米fu说苏东坡画字。他跟文同学画竹。苏字的妩媚无拘束很可能是加入画意的结果。
印象黄永玉喜欢弄文。 画意很浓,但属于书法。 石鲁的字挺好。但创作的文字作品不是书法。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