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多情却被无情恼

多情却被无情恼

漫步在大厅,这里有一个美术展览。上百幅人工智能作品,林林总总。
看到了莫奈,看到了米勒,看到了梵高……当然只是他们作品的影子。
比如莫奈,以善于画水出名,正如左拉说所,他笔下的水,是“活的,深沉的,更是真实的。”左拉看到了莫奈的水变化万端,无论画的是诺曼底翻动着泡沫的大西洋的水,还是塞纳河小港几乎沉睡的水,抑或是池塘中,长满睡莲,几乎不流动的水。这些水,因为大气光线,不再透明纯净。
那个,或者那些机器,一定大量“阅读”过大师的作品,无意识地将莫奈在表现上的某些特点进行归纳。我们看到机器画出了“类莫奈”的作品,是因为我们看到了某些只有莫奈笔下才有的细节。
然而,机器难以从情感上理解莫奈。莫奈画出的,不是自然界客观的水,而是带着画家“印象”的水。莫奈对于空气和水,有自己的独到理解,不同的季节,不同的环境,光线与水的变化无常。“印象”亦即感受也会随之变化。
机器将千变万化,变成了一定之规。当一份景色,例如一张照片出现在机器目前,机器的“绘画”,就是一次一次去改变照片,令它更接近莫奈。
这是创作还是模仿?
或许,高明的莫奈研究者,将会使用机器,由莫奈的杰作“看出”莫奈的内心,这是很可能的。我相信,他们的发现,将会使得机器真正“画”出莫奈可能画出的作品。不过这样的作品有没有美术上的意义,还值得讨论。
况且,如果莫奈活在当世,站在黄河壶口,钱塘江潮水前,举起画笔,还会重现多少年前面对法兰西水景的“印象”吗?
2

评分人数

  • 狗粪得

  • daiyiguo

回复 11# 普通百姓

这一过程,便是历史。
相信还有人在研读机器的棋子。
不过如之前下棋下得风魔的前辈棋手,不会太多了。

TOP

回复 12# 乌鸡白凤丸

乌鸡兄的感慨是另外一文。妙极。

TOP

此贴标题如果换个次序:“无情总被多情扰”,何如?

打油曰:

无情本无情,
何处惹尘埃?
多情总多情,
无事又挠来。

好事情惹来那么多恼,多恼者必多情者也。
反之亦然:多情者必多恼、多扰。

千古兄以为然否?
1

评分人数

TOP

年初的master事件,影响大到了各电视台争相报道,最后竟上了央视!可惜的是对master的棋的研究却少之又少
1

评分人数

  双方一旦划下道儿了,那就得按规矩来。就算后来看出划歪了,也得斜杠斜来。当然,规矩订的得合常识,但凡让多数人看不明白的,那里面一定有猫腻儿。
  

TOP

本帖最后由 daiyiguo 于 2017-8-14 07:49 编辑
回复  daiyiguo
机器和人还是有着本质区别的。
千古江山 发表于 2017-8-14 05:38

人工智能说到底是人造出来并供人使用的工具,工具总有局限性,不会是万能的。
把人工智能神话,甚至顶礼膜拜,实在是颠倒了人和人工智能的关系。

TOP

回复 7# daiyiguo

机器和人还是有着本质区别的。

TOP

感谢大梦光临指导。

TOP

本帖最后由 daiyiguo 于 2017-8-13 09:35 编辑
忽然想起苏轼的词来:
墙里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笑渐不闻声渐悄,多情却被无情恼。
千古江山 发表于 2017-8-12 06:03

在科学领域,机器或许已超过人类,但在艺术领域,再“聪明”的机器也是笨拙的。
围棋是科学和艺术的结合,与人相比,人工智能一定会存在它的盲点和瓶颈。
1

评分人数

TOP

本帖最后由 千古江山 于 2017-8-12 06:07 编辑

忽然想起苏轼的词来:
墙里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笑渐不闻声渐悄,多情却被无情恼。

我们在墙外,机器在墙里。墙里的“笑声”渐悄,墙外的诗句流传千年。
在墙外的人啊,你是天然“多情”的。或许你不可能成为画家和诗人,不过机器让你知道了有一份属于自己诗情画意可以珍惜。并不是壮怀激烈的年代,你浅笑低语,或者喟然长叹;你望穿秋水,或者惊定拭泪;你灯下漫步,或者洗手作羹汤……因为有情,即使未必动笔,也都是诗,都是画。
以棋会友,便是有情,喜怒哀乐都是棋。对我们大多数人来说,返归本色的围棋不就是如此?
          2017,初夏
1

评分人数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