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本帖最后由 daiyiguo 于 2017-10-21 15:17 编辑

  六、为吴清源不平誓改棋规   1974-1983(一)



1974年初,应昌期出资发行的《围棋》杂志撰稿人,也是应昌期在台湾银行时的下属沙济琯多次拜访应宅,与应昌期谈起改革围棋规则的夙愿。沙济琯对围棋可谓痴迷,除了撰写围棋评论,1960年至1971年在《围棋》杂志上连续发表六篇文章评论数子、数目规则,指出日本规则不合理之处,强烈呼吁废除数子法收后需还半子的条款,提议数子为体,比目为用,但响应者寥寥。那时的应昌期离开台银,忙于生活疏远围棋好几年。随着生活重心的转向,沙济琯的见解越来越被应昌期重视。但就在打算深入研讨的时候,噩耗传来:1974317日,沙济琯外出散步时遭遇车祸,意外身亡。

  

沙济琯的罹难对应昌期产生了极为重大的影响,昔日秉烛夜谈的棋友一夜之间成为故人,无论如何都是难以接受的事。故人已没,让其虽死犹生的最好方法,就是继承他的心愿。应昌期自己说:经过这次意外的波折,更促成我下最大的决心,必须完成沙君的遗志。于是,应昌期要来沙济琯研究规则的所有文件,堆在案头当作了自己的使命。

TOP

本帖最后由 daiyiguo 于 2017-10-22 11:22 编辑

应昌期对围棋规则并非没有认知,1948年与1959年,吴清源在日本升降十番棋与对本因坊三番棋中两次出现规则争议,都与终局时是否需要补棋有关。第一盘对岩本薰,由于无关胜负,出现了吴清源一目或两目胜的棋史奇谈。第二盘对高川格,因为输赢只在一目之间,吴清源原本半目胜的棋被判为半目败。虽然日本围棋规则受此影响而出台,但应昌期对这两局胜负判决耿耿于怀,认为是吴清源被日本人欺负的明证。为了替中国人扬眉吐气,制订一部绝无争议绝无判例的规则,也自然而然地成了应昌期的理想。

  

同样促使应昌期改革规则的,还有他少年时代在上海棋社的见闻。规则不仅要判决盘内胜负,更要规范、约束棋手对局时的行为习惯。艺、品、理、规四个字,是为应氏规则的总纲领。规则开篇便说:棋艺乃熟能生巧之功夫,棋品乃人品哲理之化境,因人而异。一代围棋宗师除超高之棋艺外,兼是非常人所能及之无上棋品,才能有此成就。细致到对局衣着与坐姿、落子手势、棋子只能放在盘上和盒中等都有明确规定。艺、品、理、规再加上礼、器二项,构成了应昌期心中的棋道棋品的重要位置,没有任何一部围棋规则置于如此靠前。


敢想敢做,行动力超强的应昌期立即动手。沙济琯逝世仅十天,327日应昌期便以中国围棋会常务理事会为名义组建围棋规则研究修改委员会,四天后举行第一次会议,两个月后召开第二次会议。6月,应昌期发表《围棋规则必须改革》,此后类似的署名文章络绎不绝。年近六旬的应昌期,将他晚年生活的绝大部分时间都奉献给了这项事业,投入程度令观者为之惊讶:哪有一位大老板,办公桌上摆的全都是围棋规则文件!


<点评:应老先生是把围棋规则当做一门学问,并为此建立科学围棋规则体系的第一人。>

TOP

本帖最后由 daiyiguo 于 2017-10-21 15:20 编辑

       七、专程到日本棋院商讨规则 1974-1983(二)

   1974年,经“中国围棋会”常务董事会通过,以应昌期提出的“以子量地”为基础的新规则开始实施,其中“子空皆地”、“填满数子”、“双活计目”、“黑贴六点”均为应氏首创或提倡。“禁止同型反复”与沈君山提出的“取消禁止自杀”等后来纳入应氏规则的方案,当时也开始讨论。

  1975年,赴日出差的应昌期专程到日本棋院,与吴清源、三堀将、富田忠夫、林海峰等日本棋界重要人士商讨规则。吴清源提出一点:“如果某一手可以弃权,那么双方连续弃权怎么办?”虽是一句玩笑话,但令应昌期警醒起规则的严谨性,从此更加字斟句酌,反复思量可能涵盖的所有情况。以1974年10月10日推出的为第一版,1977年7月7日第三版定名为“计点制围棋规则”,应氏规则在七八十年代几乎每年更新一版,每一处细微语句的调整都饱含着应昌期广泛吸纳棋友、读者建议,对围棋满腔的敬畏和热忱。

  1976年,日本围棋记者胜本哲洲向应昌期致电,不久后即飞赴台北,此前素不相识的二人就规则问题长谈十二个小时。按照日本棋界的师承,胜本是工藤纪夫的入门老师,辈分极高,又难得拥有世界视野,对应氏规则颇多赞同,是应昌期少有的日本支持者。数次深谈之后,深谙日本棋界如何固守传统的胜本哲洲告知应昌期,想令日本棋手接受新规则断无可能,唯有抢先一步使应氏规则成为世界规则,才是推广出去的最好办法。而使之成真的捷径,就是创办高奖金的世界比赛,吸引最强者来体验、争冠。这一构想以应昌期当时的财力而言,尚且属于天方夜谭,但深埋在了应昌期的心间。

TOP

本帖最后由 daiyiguo 于 2017-10-22 11:22 编辑

大约从1978年起,应昌期通过观察日本职业比赛的胜负情况,意识到黑贴六点(即五目半,计点制规则由于允许收后,可以贴整数目但必须为双数)时黑棋胜率较高。此后应昌期安排手下广泛搜集日、韩棋谱,在注意特殊棋型的同时分别按照黑贴六点、八点统计结果,以万余局的统计样本得出了黑贴八点较为公平的结论。这一结论在当时无疑是轰动性的,也成为应氏规则最引人注目、引发议论的一点。

  

第一版计点制规则提出了气尽提取、全同禁着、子空皆地、填满计点十六字纲领,此后日益发展,直至形成手分虚实、除穷任择、气定死活、提取证明、变穷打劫、劫分争搅、子空皆地、填满计点三十二字提要十六字中,因规则译成中、英、日三种文字出版,得到世界关注,全同禁着接受美国麻省围棋会会长威利姆·曼纽建议,1982年改为变穷禁着,随着研究的加深,1984年更名变穷劫禁1991年细化为变穷打劫,劫分争搅,这一条是专为限制围棋中极其罕见又极为复杂的三劫循环、四劫循环、长生等无胜负判例所设,也是应昌期最费心思的一款规则。为在理论层面解决禁止全局同型再现,应昌期师法古人,提出了热子一词,即劫争中反复提取之子,带有下棋人手指余热,因为而必须找劫后才能提起,并引申出单热子双热子孪热子。再根据死活是否确定,提劫之子是否为热子,将劫争区分为争劫搅劫争劫可继续进行,搅劫则不被允许,这是应氏围棋规则最为深奥的创造。

  

围棋规则是应昌期后半生的心血所系,也是他理想主义的寄托。除了文义接近文言,尽力保证规则叙述的雅驯,在字数上也竭力控制在一千个字的数目。为此,应昌期或亲自,或请人一遍遍清点字数,计算每个字用了多少次,为此画的字不计其数。应氏规则从1974年第一版至今天通用的1996年最后一版,应昌期殚精竭虑凡二十二年,常常几天几夜茶饭不思。专门录入应氏规则的打字员也为之感慨:董事长,我替您打第一稿时刚结婚,现在儿子都比我高了。


<点评:应老先生的十六字诀:“气尽提取,全同禁着,子空皆地,填满计点。”前十二字是围棋提子规则、打劫规则和胜负规则的高度凝结,后四字是简便而实用的计数方法,可以说是字字珠玑。>

TOP

本帖最后由 daiyiguo 于 2017-10-21 15:25 编辑

八、办事业容易  围棋规则太难 1974-1983(三)

  

为保证计点制规则既属于数子规则的范畴,又具备数目规则不破坏棋形的优雅,应昌期发明出填满计点的数棋方法,即将棋盒中的所有棋子填回各自空中,根据空缺的点数或多余的棋子来判定胜负。

  

这本是两全其美的方案,但带来了操作上的不便——很难有棋手能够保证己方棋子永远是180颗不变。虽然应昌期对此大有意见,1974年便说:我试问他们打桥牌、下象棋可以少一张牌,可以少一只棋子吗?但人生百态,并非所有人都能像应昌期那样克己方正。为了使更多人接受计点制规则,应昌期决心亲手研发一种不多不少,正好可以装180颗子的量斗棋罐,以供棋手采用。

  

自古以来,围棋罐都以装载为唯一功用,但应昌期想要的棋罐,破天荒地兼具计量功能,又要便于使用者拿取棋子。这要求棋罐本身有机械旋转的能力,又保证每个孔洞大小一致,才能使棋子顺利出入。一开始,应昌期只是将设计思路告知刻模人员,但由于棋罐是小件,又过于精巧,屡试不成。决定自己动手的应昌期要下属为他买来萝卜,亲自举刀尝试,但因萝卜深挖下去出水不止而作罢。看到雪茄盒大小与想象中的棋罐近似,很少抽雪茄的应昌期又在极短的时间内抽完一盒,拿来比对分析……从没有一位企业家,也没有一位围棋爱好者能够千方百计去尝试,亲力亲为到这般地步。前前后后,打造钢模三十五副,耗费钢材七吨以上,仅前期设计就支出数十万美元之巨。这才有了今天看到的六角式量斗棋罐,是为围棋史上绕不过去的一大发明。

TOP

本帖最后由 daiyiguo 于 2017-10-22 11:23 编辑

规范棋罐之后,棋子、棋桌的改革自然纳入了应昌期的日程。他既不认同日式贝壳棋子,又对中式单面鼓的棋子不甚满意,亲自研究出内部包铅的塑胶棋子,认为兼有二者之长。出自应昌期之手的应氏棋桌更是以中式审美,棋盘、棋罐、茶几巧妙结合,可折叠等优势,广受使用者好评。最早制造的六张棋桌因占地面积大无处摆放,只好全部放进应家的会客室,从此成为棋室,以应昌期自己设计的窗户得名五窗填满斋。一时之间,陈立夫、王昭明、赵谅公等台湾政商界大员皆成棋座之宾。

  

由于对读秒制不甚满意,应昌期提出对局基本时间用罄后以点数换时间2点换取基本用时六分之一的延时罚点制。同时为使比赛计时更加完善,应昌期发明应氏棋钟,双方按键有黑白两色之不同,能够多语言、多方式计时,还设有看对手时间的按钮。因为专业性过强,增加了很多沟通成本,为了制作棋钟应昌期一连开除过两个员工。时至今日,应氏棋钟仍然频繁出现在世界围棋赛场上,显示出长久的生命力。

  

应昌期为围棋规则,以及规则衍生出的棋具制作付出的心力,非外人所能想象。有时半夜想起某个主意,又怕打扰夫人休息,偷偷走进客厅点亮一盏孤灯,记录、操作……连他本人都生出在自己家里做贼的感慨。而应昌期在这方面受到的诘难,又远远超出他的预计。考虑到避税等因素,应昌期使用自己捐给中国围棋会的钱制作棋具,并在事后双倍再捐。但由于缺乏交流沟通,被指责为公器私用,收到很多不满情绪,为后来的关系破裂埋下了伏笔。至于围棋规则,更因难以理解而成众矢之的。与应昌期关系最近的棋手林海峰都劝他:应伯伯,规则还是简单一点的好。吴清源则在宴席上举起极难入口的青蟹钳,笑着圆场:“‘劫分争搅比吃蟹简单。吴、林师徒尚且如此,其他棋手的态度大概都可想见。

  

所以晚年的应昌期有一句口头禅:我要改名字,改叫讨苦吃并解释说:赚钱、办事业太容易了,跟围棋规则不能比。只要把生产数字看好就可以赚钱,围棋规则我不仅赔钱,还几天几夜都睡不好,实在太难了。


<点评:劫的种类从性质上可以分为争劫和搅劫两大类,平时常见的单劫是争劫,摇橹劫是搅劫。应老先生可以说是运用语言的天才,“争劫”和“搅劫”即形象又深刻地说明了两类不同的劫,从而为解决多劫循环问题创造了必要条件。>

TOP

本帖最后由 daiyiguo 于 2017-10-22 09:32 编辑

      九、倾尽所有奠基金会百年大计   1983-1987

  

进入八十年代,由于长期经营有道,应昌期资产日益丰厚。据应昌期秘书姚祥义回忆:当他有钱的时候,并没有想把钱给谁或者自己去干什么。他就告诉我,现在围棋有救了。

  

经过在台湾发展围棋三十年的实践,应昌期认识到单纯输血绝非长久之计,人走茶凉、人去政息的故事已屡见不鲜。能否通过成立某种机构,既使资产得到升值,又可以几代人地运行下去,应昌期的世界视野在此时发挥了作用。据应昌期之子应明皓披露,父亲乃是了解到瑞典的诺贝尔基金会与美国的洛克菲勒基金会的成功经验,从而想到以基金会的方式哺育围棋。

  

基金会可以专款专用,通过专业的财务制度保证资金用于围棋,又能持久,这是三十年后世人都认识到的道理。但万事开头难,虽然有了设想,但本金从何而来?应昌期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连续几天烟雾缭绕,缄默无言,终于开门走出来的他交给秘书一张单子,上面写着他的股票、债券、现金,合计一亿台币。应昌期说:我的钱都在这里了,没有用公司的一毛钱。

  

扛住台湾当局压力的应昌期在教育部登记成功,完全依赖个人资产的应昌期围棋教育基金会1983826日成立,沈君山任董事长。台湾联圣张佛千赠予一幅嵌字联:昌兮所好,技乃进道;期之必胜,化而通神。基金会成立仪式上,年近八旬的严家淦亲临祝贺,致辞第一句就是:应昌期先生的成就不用说了,大家都知道!应昌期在仪式上激动非常,提出基金会将在各学校进行围棋教育,发掘天才儿童,培养优秀少年棋手,强化并发展新闻棋赛、电视快棋,加强国际围棋交流,推行计点制规则及合乎基金会宗旨的各项事业。

  

基金会最让人眼前一亮的,是将围棋教育并称,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可谓创举,也是应昌期早年在上海棋社所见所闻产生的夙愿。他认为围棋是至善之物,天下没有像围棋这样好的东西,是自由、平等、民主的公平竞赛。他希望围棋走出茶馆,改善对弈环境,成为教育门类,提升境界,普及到各阶层。基金会诞生之后,应昌期终于可以做我想做的围棋了。

<点评:琴棋书画,从教育角度讲,围棋的作用就是开发人的智力。>

  

应昌期围棋教育基金会成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创办比赛教育发现天才世界普及四位一体的世界青少年围棋锦标赛。由于缺乏举办世界性赛事的经验,下属面露难色,应昌期显示出创办企业、钻研规则的个性:做任何事情都没有不可以,就看有没有用心。只要金头发、蓝眼睛,就是世界比赛。由是,1984年起,世界青少年赛年复一年在世界各地接力开花,李昌镐、常昊、罗洗河、周俊勋、古力、陈耀烨、朴廷桓、柯洁等后来的世界冠军棋手相继在比赛中亮相、成长。

TOP

本帖最后由 daiyiguo 于 2017-10-23 08:28 编辑

1985年,基金会与宏碁电脑公司合作,首创世界电脑围棋赛人机对抗赛,规定电脑如能赢职业棋手一盘,即可获得200万元新台币,奖金数额是电脑围棋赛的二十倍。次年,应昌期更发出重奖,悬赏140万美元寻找分先击败职业棋手的电脑,时限为2000年之前。  <点评:可惜阿法狗晚了16年>


当时的电脑围棋发展尚处在专家系统阶段,来自中山大学的陈志行教授的手谈代表了最高水平,仍不过业余初段。1985年,人类棋手在九路盘上让电脑八子还能取胜。电脑围棋水平数年不见进展,宏碁老板施振荣意兴阑珊,这一比赛也未能走进新世纪。2000年悬赏到期时,距离电脑在围棋上彻底战胜人脑那天还要等上十六年。只是应昌期能够看到电脑围棋的发展潜力,已经走在了棋界甚至人工智能界之前。围棋软件界普遍认为,以奖金作为激励的应氏电脑围棋赛使围棋在人工智能领域突破的难度和意义广受关注,带动了更多程序专家投身到这一开发中来,为21世纪智能围棋算法的相继突破累积起重要的土壤。


1985年对于围棋史而言又是一个划时代的年份,中国棋手聂卫平在中日围棋擂台赛上连胜日本三位超一流棋手,象征着中国顶尖棋手已能与日本抗衡。应昌期向来以国族荣誉为重,希望中国棋手超越日本,唤回围棋身土之邦的光荣。胜本哲洲的建议时时刻刻犹在耳畔,基金会既已成立,可供大展宏图;经过十余年的潜心研究,计点制规则已趋完善,期待得到世界一流棋手的检验;以聂卫平、林海峰为代表的两岸棋手又有足够的争冠实力,种种条件都已实现。


1987年,七十岁的应昌期在台北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将于翌年创办史上第一个世界围棋大赛,定名应昌期杯,邀请中国、日本、韩国、美洲、大洋洲各地棋手参赛,四年举行一届。即日起,基金会存入香港银行100万美元,一年期满时本金利息全部作为第一届的比赛经费,冠军奖金40万美元。40万美元在当时是怎样的概念?2017年,在全球体育赛事中奖金额度排在前列的美国网球公开赛个人冠军奖金高达370万美元,而在应氏杯问世的1987年,该奖金仅为25万美元。


因为奖金高昂,又以基金会的方式延续,应昌期一时之间被誉为黑白世界的诺贝尔。但在应昌期看来,奖金只是数字,他的规则的价值要比这个数字更高,只是尽量拿出可以匹配他的规则的奖金而已。


<点评:如果把坚持计活子主张还棋头的人比作围棋界的托勒密,那么应老先生不但是围棋界的诺贝尔,而且还是围棋界的哥白尼。围棋发展几千年来,有谁提出过围棋的计量单位应该是“点”? 是应老先生第一个提出,而且直到现在还不被棋界许多人所理解。  现行的围棋规则有三种计量单位,“子”“目”“点”。现代围棋以“子”为单位是不恰当的,因为眼位没有子,逻辑上导致要扣眼位;以“目”为单位是有毛病的,因为补棋会损目,导致无法实战解决;只有以“点”为单位,才是合理的和科学的,真正体现了子空皆地。>

TOP

本帖最后由 daiyiguo 于 2017-10-22 09:45 编辑

        十、第一届应氏杯的遗憾   1987-1989


1987年起,应昌期通过应昌期围棋教育基金会董事长沈君山、香港泛太平洋围棋会副会长孔庆隆与中国围棋协会、日本棋院、韩国棋院等各地围棋组织展开接触,又派代表赴北京做前期洽谈。沈君山是著名的台湾四大公子之一,埋首学界而心怀天下,对于两岸的和平交流居功甚伟。孔庆隆与应昌期通过规则相识,被应昌期人格魅力感染而成为应氏规则坚定的倡导者。

  

当时两岸关系尚未解冻,与北京方面合作对应昌期而言不乏风险,基金会甚至做好了被查账的准备。将比赛经费转由香港接手,也是出于这样的顾虑。由于社会制度、立场、观念等方面的不同,接触过程绝非一帆风顺。日本棋手对黑贴八点颇多抵制,台湾当局更不准许大陆棋手赴台比赛,应昌期所设想的预赛(十六强赛)单局淘汰、初赛(八强赛)三局两胜、复赛(半决赛)五局三胜、决赛七局四胜并巡回欧亚各地也难以实现。应昌期的强势作风再次展露出来,曾私下慨言:即使坐牢也要到北京办。一向支持丈夫事业的唐夫人也表示:要么台北,要么北京,其他地方办都没意思。自己花钱买炮仗,哪能让别人放!为避免政治干扰,应昌期决定参赛棋手代表所在城市而非国家或地区。同时邀请一代宗师吴清源担任应氏杯终身裁判长,总算镇得住那些日本一流高手。  <点评:冒着坐牢的风险,也要在北京办,有胆量!>

  

在中国国家体委、国台办等部门的大力支持下,首届应氏杯世界职业围棋锦标赛不仅顺利在北京启幕,开幕式甚至走进了人民大会堂。1988816日,应昌期携夫人飞抵北京,四十年后再次踏上大陆的土地,曾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方毅设宴招待,书画家黄苗子赠他一幅心诚则灵,得道多助。时逢北京秋来早,应氏夫妇畅游八达岭长城,对首次欣赏到的北方美景赞不绝口。

TOP

本帖最后由 daiyiguo 于 2017-10-22 11:39 编辑

虽然第一个世界围棋大赛的名头被4月推出的富士通杯抢先,但应氏杯的光环依然无与伦比。抽签方式也是应昌期的创意,如果按照棋手所属围棋组织划分,十六强中日本10席(麦克雷蒙隶属日本棋院)、中国4席、韩国1席、澳大利亚1席,应昌期却别出心裁地按照华语系非华语系分区,这样日本棋院的林海峰、王立诚、王铭琬,代表澳洲的吴淞笙都加入华人一边,成了八盘中外对抗。两轮过后,不仅应昌期最看重的两位中国棋手一并打入四强,还发生了赵治勋超时负于聂卫平泪洒赛场(第一届应氏杯仍采用读秒制,第二届起延时罚点),年过六旬的藤泽秀行连胜马晓春、加藤正夫两位后辈的传奇故事,更令应氏杯光彩熠熠。

  

应氏规则第一次在世界级的大赛中实践,前两轮全部十二局棋中黑胜七盘,超过一半,令应昌期对黑贴八点的科学性更加深信不疑。第二轮中,曹薰铉胜小林光一、藤泽秀行胜加藤正夫两局出现了双活后终局计点,根据应氏棋规公空细分原则,分属双方的目数按照临近子数分配的“15/6“63/5计算结果。因为实际操作难度较大,使应昌期决定在后来的规则版本中将这一计算方法剔除。


11月原本预定于台北进行的复赛,因聂卫平的共产党员身份仍未能成行。考虑到曹薰铉连胜王铭琬、小林光一打入四强,是韩国围棋界破天荒的奇迹,应昌期决定北上围棋普及率据说高达四分之一的汉城(今称首尔)。这令主场作战的曹薰铉士气大振,三番胜负零封林海峰。观战室里,七十四岁的吴清源与八十六岁的藤田梧郎(林海峰赴日早期的老师)默对棋盘,直至夜幕低垂。另一边,正如日中天的聂卫平以两个1点击败秀行老人,第一届应氏杯终于成为影响后来十余年两国棋运走势的中韩大对决。

  

决赛五番胜负19894月底5月初先于杭州、宁波进行三局。在杭州,曹薰铉夫人郑美和亲上灵隐寺叩长头祈祷,仍然抵不过宁波火车站迎接聂卫平人山人海的浪潮。首局败北的聂卫平连胜两局,冠军唾手可得,但后两局9月移师新加坡,孤身赴会的聂卫平从香港经停曼谷,因下错飞机而匆忙跑回,满身汗水与机舱中的冷气相遇,酿成了重感冒的结局。第四局官子失误,1点憾负,第五局中盘脆败。死里逃生的曹薰铉登上了命运的峰顶。

  

带着巨额支票回国的曹薰铉刚下飞机就受到了民族英雄式的欢迎,戴着花环登上敞篷车,迎接韩国民众从机场绵延至市内的长队欢呼,成为韩国围棋崛起的标志。应昌期则带着满怀遗憾回到台北,他渴望聂卫平赢的心情,甚至到了在宁波不允许曹薰铉盘腿下棋的地步。但狮城一役过后,聂曹二人与应氏杯也都缘尽了。曹薰铉此后又参加了三届应氏杯,一共只赢了两盘棋。聂卫平更因为阴差阳错的变故,从此渐行渐远。

<点评:聂卫平输了应氏杯,既是坏事也是好事。从围棋的发展来看,由于韩国的意外崛起,世界棋坛遂成互相竞争的三足鼎立之势。>

TOP

返回列表